福建生產力工業設計創新服務聯盟

從《海上生民樂》看民族音樂的當代表達

來源:zgwhbs    發布時間:2019-06-15 18:25:58


《海上生民樂》演出現場


  上海民族樂團原創新作——音樂會《海上生民樂》日前為第十八屆上海國際藝術節揭幕。這也是上海國際藝術節首次使用民樂作品作為開幕演出。


  雖然,在熱烈的掌聲中《海上生民樂》的演出暫時謝幕,但圍繞它的思考才剛剛開始——《海上生民樂》中的創新是否成功;如何讓民族音樂具有當代氣質、進行國際表達;這場以“傳承、創新、融合”為主題的民樂演出傳遞了什么值得關注、借鑒的藝術理念……對于這些問題,作曲家何占豪、戲劇家羅懷臻、青年樂評人李昂進行了深入研討。


何占豪:

《海上生民樂》的成功在于美、情、新


  《海上生民樂》的“好”可以用3個字概括:美、情、新。首先是美。語言美、旋律美是民樂的特色。現在一些藝術家創作出的音樂老百姓不喜歡聽,因為其背離了民族音樂語言的美。《海上生民樂》延續了民族音樂的傳統,更讓各種樂器的音色發揮出了本真的美。


  音樂的本質是美,音樂的核心是情。現在音樂界有一種不好的風氣,認為觀眾越聽不懂才越好,這其實是部分創作者用來掩飾創作空虛的借口,這與“藝術以人民為中心”的創作理念背道而馳。在《海上生民樂》中我感受到了“情”,如《墨戲》《劍器》《鳳舞》等節目的創編、演奏,都帶入了真情實感,呈現了鮮明的音樂形象,因此能把觀眾帶進音樂營造的氛圍中。


  《海上生民樂》的創新首先表現在樂器的選用不拘一格。在以前的觀念里,民族音樂一定要純,其實,樂器只是工具,如果某樣樂器跟某個國家的民族音樂語言結合得好,久而久之它就能成為這個民族的樂器。《海上生民樂》打破了樂器固有的門戶之見。其次,新在跨界。演出不僅結合了舞蹈、昆曲、書法等,還融入了舞臺美術、燈光等視覺藝術,展現音樂形象,讓聽眾更好地理解音樂內容。


  我認為,外來藝術形式要民族化,民族音樂要現代化。美、情、新的特點符合民族音樂發展的思路,我相信,按照這樣的思路發展下去,會越來越得到老百姓的喜愛。


羅懷臻:?

名人、名團、名曲,名牌、名望、名聲


  可以用“名人、名團、名曲”來形容上海民族樂團。所謂名團,是指上海民族樂團經過數十年的積累,已經成為中國民族音樂創作與演出的風向標。這個風向標的意義,既有良好的傳統繼承的一面,也有對民樂發展走向的引領與先導。所謂名人,是指上海民族樂團人才輩出,獨領風騷。《海上生民樂》集結了幾代優秀演奏家同臺表演,爭奇斗艷,不同年齡段演奏家的演奏,傳達出不同時期的代際審美,顯示出上海民族樂團在各個發展時期深厚的人才儲備。上海民族樂團的演奏家們還有一個特點,即大都可以兼顧創作,這在全國民樂界也是少有的。所謂名曲,我想用“熟悉的曲目有新鮮感”和“新創的曲目有熟悉感”來形容。在《海上生民樂》的演出中,我們聽到了許多耳熟能詳的傳統曲目或做了新的編配,或嘗試出新的演奏方法,在熟悉的旋律中體現出新的意境與新的技法,從而產生新鮮感。


  許多年來,民族音樂一直在尋找新的發展路徑,做了各種嘗試。《海上生民樂》可以說在不經意間做了一次總結,把民樂人許多年來的有益探索,把民樂創作與演出中各個局部的嘗試和革新,在上海做了一次整合,以一場風格感鮮明、分寸感得當,相對完整和諧的原創性演出,實現了民族音樂當代演出的審美轉化。這種完整性轉化本身,體現出上海文化創造的一份自覺擔當。


  藝術創新,不僅是局部性技能性的創新,更是在局部與技能性的基礎上逐步積累進而實現的整體性的審美品格轉化,而支撐整體性審美品格轉化的,既離不開深厚的積累,更要有文化創造的自覺和自信。《海上生民樂》作為一臺民樂演出,融進了民族舞蹈、戲曲的表演,也運用了多媒體技術,但是其他藝術門類的介入,都沒有反客為主、喧賓奪主,反而起到了營造情勢、渲染情境、放大情感的積極作用,并且構成和諧。


  《海上生民樂》的創作與演出,贏得了專家的認可,也贏得了觀眾的喜歡,在上海大劇院座無虛席的觀眾廳里,無分老少,不時激起亮點、沸點,甚至偶或被觸動淚點,使得這場民族音樂會的演出效果達到了多年未有的成功。


  上海品牌,全國名望,世界名聲,這是上海文化追求卓越的標志。


李昂:?

主動面向大眾的理念值得宣揚


  《海上生民樂》的一大鮮明特點是在保持音樂會高格調的同時注重拉近與大眾的距離。一直以來,中國的民族音樂,包括上海民族樂團半個多世紀積累的經典作品,對于旋律的線條美、是否貼近傳統氣質的考量是非常重視的,這是值得繼承的傳統。觀眾之所以喜歡《海上生民樂》,也是因為演出做到了這點。


  首先,所有節目的標題都非常直觀,比如音樂會分為《風》《雅》《頌》《和》4個篇章,篇章下面又有《流水》《和鳴》《別姬》等節目,看到這些標題,觀眾馬上就能產生一定的聯想與期待。而藝術家呈現出來的聲音或者舞臺效果與之相符,進行了平易的表達與詮釋。


  其次,這臺民樂演出在編排上面有兩個特點:邀請年輕的作曲家參與,如黃磊、孔志軒、韓聞赫都是非常有想法的優秀青年作曲家,他們創作時也考慮了大眾的審美,編創的音樂很有活力;其二,上海民族樂團里很多演奏家都有進行創作的能力,這也是這個樂團藝術家一直以來的優秀素養,比如羅小慈作曲的《墨戲》,具有相當的藝術水準,體現了只有演奏家才有的那種建立在自身經驗之上的杰出創造力。這也說明,好的民樂作品,一定要建立在對于樂器特性的充分了解之上,這也是寫作民樂時最為難得的素養。


  長期以來,一些作曲家固守象牙塔,缺乏與大眾的互動與理解,熱衷通過技法來標榜個性。《海上生民樂》在很多方面進行了嘗試,堅守了一定的品質,也最大限度地照顧了大眾審美的需求。上海觀眾的欣賞水平相對來說比較高,因為上海有很深厚的古典與傳統音樂的積淀和音樂廳文化,因此,《海上生民樂》受到上海觀眾的歡迎,也充分說明了它的成功。我認為,上海民族樂團應該把親近大眾的理念繼續繼承發揚,與更多有想法有才華的作曲家深度合作。

吉林11选5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