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生產力工業設計創新服務聯盟

和深愛的人發生關系,是種什么體驗?

來源:weatrip    發布時間:2019-08-16 15:05:26


初中那年,老爸給我找了個后媽。還有個姐姐,叫陳珂。陳珂很漂亮,但是很冷不喜歡跟人說話。我以為她有孤獨癥,就故意去逗她笑。結果,她狠狠扇了我一巴掌說,“你知不知道,你像個小丑!?”

?

捂著紅腫的臉頰,我失望了。我知道,不是一個爸媽,我們永遠不可能像親人那樣。

?

從那以后,我們再也沒說過話。但是同在一個屋檐,這讓我覺得很難受。每天互相見面,我都要壓抑著心里想說話的感覺。但她卻能做到,她跟自己媽媽說話的數量都有限。

?

那天,我尿急了想上廁所。卻發現,陳珂洗澡洗了很久。當時給我憋的不行了,一個勁的敲門讓陳珂快點。開門后,陳珂冷冷看了我一眼走了。

?

我也沒說話,心里罵了句呆逼。

?

上完廁所,我才發現陳珂把我的毛巾洗了。原來我們的毛巾是一樣的,她不小心用錯了我的毛巾。陳珂特別愛干凈,有很深的潔癖。她用錯了毛巾后,又重新洗了遍澡,還把我們的毛巾都洗了。看著濕漉漉的毛巾我有點生氣,裝什么裝啊。

?

也是恨陳珂對我太冷淡,我每次洗完澡都故意用陳珂的毛巾。想到她擦過身子的毛巾又擦我的身.子,我心里覺得痛快極了。那感覺,就好像我和陳珂發生了什么一樣。

?

終于有一天,我一不小心過份了。只想象了一下陳珂美好的身子,我就弄得陳珂毛巾到處都是。做了壞事,這讓我覺得特別恐慌。心里空虛,負罪感也很嚴重。我心想應該沒事吧,就偷偷將毛巾放了回去。想到晚上陳珂要用來擦身子,心里還有點小興奮。

?

但,當天晚上陳珂就找來了。一把將毛巾狠狠摔在我的臉上,她生氣的說,“王洋,你以后再用我的毛巾就整死你!”

?

看著陳珂冰冷的眼神,我的臉瞬間紅了。怕她告訴爸媽,我根本不敢承認。她也沒和我多說,只是冷冷說了一句,“別以為我不知道你是什么人。”

?

被她說的很難受,也讓我覺得很委屈。我想不通,為什么她要這么對我。我們生活在一起,難道關系不應該好一點嗎?

?

無意中看了她的日記,只見上面寫著,“王洋越來越賤了,他以為我聞不出那種味道。”

?

看著她的日記,我恨不得有種撕碎她日記的沖動。我忍住了,我一定要好好玩玩她。她不是高冷嗎?看我怎么撕碎她高冷的外衣。

?

于是,我總是在自己的毛巾上弄一些東西。然后故意把我倆的毛巾弄錯位置,等著她去用錯毛巾。想到她會用我的毛巾擦臉,擦自己的身子,這些都讓我覺得興奮。我知道自己像個變.態,但是我忍不住去猥瑣她。

?

陳珂太美了,也對我太冷了。

?

一開始,陳珂分出了我們的毛巾。我沒對她毛巾做什么,她也沒法找我。她只是將自己的毛巾放回原處,又將我的毛巾扔進了垃圾桶。盡管她細心,但她還是用錯了幾次。

?

因為她不跟我說話,所以我總是偷看她的日記。那些天,她的日記幾乎每天寫的都是我。

?

“王洋真賤,他總是故意放錯毛巾。我知道他想的什么,他以為我會用錯毛巾。他的味道,真惡心啊………”

?

“完了完了,今天用錯了。氣的我好想哭,洗了三四遍澡還覺得身上癢癢。”

?

“又用錯了,我真想拿把刀殺了他。他和他爸一樣賤,很賤。”

?

“我懷.孕了。”

?

最后一天偷看她日記時,我的頭皮嗡的一下麻了。心里很慌,感覺自己像是做夢一樣。接著,又忍不住有點難受。就看著她的日記,我發現我的手都在抖。

?

我的?

?

懵了,我徹底懵了。我看過一些新聞,有女生去游泳池游泳,然后人就懷.孕了。但我怎么都想不到,這種事竟然發生在我和陳珂的身上了。我,該怎么辦?

?

看日記時,發現陳珂已經回來了。她正眼神冰冷的看著我,臉色蒼白。看見我在偷看她的日記,她一把就將日記搶了回來。接著,又狠狠扇了我一嘴巴子。

?

啪的一聲,我只覺臉上火辣辣的疼。而我看著她憔悴的面孔,更是悔恨萬分。

?

還是有點不敢相信,我問她,“陳珂,這孩子真的是我的?”

?

“呵呵,還會有誰?你以為我像你一樣賤?”陳珂冷冷的看我。

?

“你沒對象?”我又問了一句。

?

“要不要我發誓?”

?

雖然和陳珂關系不好,但我相信陳珂的人品。我知道她不說謊,說什么就是什么。而她比我大幾個月,我倆就在一起上學。追她的人很多,但她確實沒有男朋友。

?

“現在該怎么辦?”我迷茫了,忍不住問她。

?

“我身上有一千,你再幫我拿五百吧。”聽了陳珂的話,我心里更亂了。我知道她不想要這個孩子,但,五百塊錢我該去哪里整?

?

我爸是個工人,娶了她媽后一直由她媽管錢。她媽是開麻將館的,平時給我的零花錢都被我花了。想了一會兒,我決定去找我的親媽要錢。我媽嫁的男人很有錢,也許她能給我錢。

?

去我媽家的時候,我心里有點緊張。自從我爸媽離婚了,這還是我第一次找她要錢。敲開我媽家的門,我很快看見了我媽。當我提出想跟我媽要五百塊錢后,我媽立刻笑了。

?

將我迎進客廳,我媽笑著給我拿了一瓶飲料。接著,她對我說,“王洋,你知道我因為什么和你爸離婚,他一點都不會賺錢。你跟著你爸,這輩子都沒出息。跟媽吧,要多少錢媽都給你。”

?

聽了我媽的話,我心里不禁有點感動。但我在這個家庭已經習慣了,而且每天都能看見陳珂。我還是愿意跟陳珂在一起,不想跟我媽在一起。

?

見我猶豫,我媽笑了笑說,“王洋,五百塊錢先拿著。你想好了,隨時過來找媽媽。你知道的,親媽永遠是跟后媽不一樣。”

?

拿著這錢,我心想還是親媽好啊。回家的路上,我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一樣不是滋味。

?

就將這錢交給陳珂,她忍不住吃驚的看了我一眼說,“你不會攢錢,哪來的這么多錢?”

?

“我親媽給的。”笑著,我心里得意極了。

?

“恩,那我明天自己去醫院吧。謝謝你…….”陳珂勉強對我笑了笑。

?

在一起幾年了,這還是我第一次看見陳珂笑。那一刻,我只感覺冰山融化,百花盛開。看見陳珂對我笑,我只覺得她讓我做什么我都愿意。甚至,我發現自己的臉都有點紅了。

?

然而,我上當了。當天晚上,我媽帶著一大群人跑來家里鬧了。當時我爸剛剛下班,準備吃過飯去麻將館換我后媽。我媽才來,立刻指著我爸的鼻子罵,“王力,你是怎么養孩子的?居然讓孩子跑來我這里要錢了?”

?

“我怎么了?”我爸吃驚的問。

?

“呵呵,你說你怎么了?看看你家的小房子,看看你家的窮裝修。兒子跟了你這么久,居然還要睡沙發。你不配養兒子,把我兒子還給我。”我媽不屑的看著我家說。

?

“張蘭,當初是你跟有錢人跑了。是你,不要我和孩子的。現在你有錢了,就想帶孩子走了。你怎么能這……..

?

“少啰嗦了,兒子都跑來我這要錢了,他后媽肯定偏心對他不好。別墨跡,我把兒子帶走了。”我媽打斷了老爸的話。

?

“我媽什么時候對你偏心了?”陳珂吃驚的看著我問。

?

看見我媽和我爸吵個不停,我心里難受極了。我已經上高中了,我知道誰是真正對我好的人。當初,我媽嫌我親爸是個工人沒出息跟人跑了。她離開的那段日子,我每天吃的都是沒有溫度的飯菜。還是陳珂她媽來了,才有人每天對我好,為我做飯。

?

盡管陳珂討厭我,但我還是喜歡這個家。我爸總是對我說,“王洋,做人要有志氣。我雖然沒有出息,但是從來不向有錢人低頭。你記得,永遠別跟你親媽要錢。”

?

現在,我卻要了。還給了我媽機會,讓她奪回撫養我的權利。她家是有錢,但是她家真的會對我好嗎?

?

“王洋,跟我走!”還沒等我反應過來,我媽已經一把拉起了我。

?

隨著我媽下樓,走進車子,我心里更加難受。我喜歡這個家,我不想去我媽的家。我不喜歡華麗的房子,更不喜歡舒適的車子。我只是喜歡陳珂,喜歡我們溫暖的家。這個家雖然很小,但是每一天都讓我覺得快樂。只要去了我媽家,我知道我再也沒有現在這么快樂了。

?

就坐在車子中,我聽見我媽冷冷的說,“看你爸窮的,到現在都不敢把五百塊錢還給我。你那家人,真是窮到骨子里了。”

?

就在我媽說著這些時,門啪的一下開了。

?

映入眼前的,是陳珂冰冷的眼神。她狠狠將五百塊錢摔在了親媽的臉上,大聲對我媽吼,“這錢,我不要了!”

?

陳珂的突然出現,把我嚇了一跳。但不知道為什么,我看著地上的錢有點感動。還沒等我反應過來,我媽已經開罵了,“小比養的,你挺沒有教養啊?”

?

陳珂沒理我媽,轉身走了。

?

她才剛走,我心里立刻空落落的。看了我媽一眼,我皺著眉頭說,“媽,我就不跟你走了。我在這個家,挺好的。”

?

“滾吧!”被陳珂搞的心情不好,我媽連我也一起罵了。

?

從車子中下來,我很快回到了家。一進家門,就看見老爸鐵青的臉色。他生氣了不想理我,直接去麻將館換我后媽去了。

?

老爸走后,家里靜悄悄的沒有聲音。我向陳珂房間看了一眼,發現陳珂正在認真的喝水吃藥。

?

看見這一幕,這讓我心里有點難受。我的胡作非為,害得陳珂有了我的孩子。很快,我們將承擔巨大的責任,還有陳珂流掉種子的痛苦。盡管她不把我當親人,但我一直在心里喜歡她。看著她冰冷的表情,這讓我有點心疼。

?

思來想去,我忍不住去她房間道歉。走進陳珂房間,我嘆了口氣對她說,“姐,對不起,是我錯了,不應該那么對你。我沒有猥瑣你的意思,只是想引起你的注意。對不起,真的對不起……..

?

說話時,我心里突然莫名的害怕了。一著急,感覺眼淚都在眼眶中打轉了。

?

就看著我,陳珂沒有說話。她只是放下水杯,呆呆的看著窗外。

?

見陳珂不跟我說話,我只好走出房間。心里覺得壓抑,難受的要命。其實陳珂挺可憐的,她親爸是個賭徒,以前對她和她媽一點不好,還總打她媽。陳珂之所以這樣,也和她親爸有點關系。

?

到了第二天,正好是星期天。我心里想著,怎么去弄到剩下的五百塊錢。想這些時,發現陳珂捂著嘴從臥室跑進廁所。家里沒人,她在廁所干嘔了半天。

?

看見陳珂干嘔,真給我嚇壞了。嗎的,這不就是懷孕的反應嗎?

?

有點慌了,我趕緊跑到廁所等陳珂。陳珂才出來,我趕緊問她,“姐,你沒事吧?”

?

冷冷看我一眼,陳珂沒跟我說話。看見她不跟我說話,這讓我心里更加難受。我在心里想,就算去當乞丐,我也要給陳珂要到錢不可。

?

我沒有去當乞丐,而是去了附近建筑工地。看著忙碌的大人們,我終于咬著牙對他們領頭的說,“我想跟你們一起干活。”

?

這是我第一次打工,開口要工作時就已經付出了莫大的勇氣。看著身體干瘦的我,帶頭的臉上露出了戲謔的笑容。他同意了,給了我一份搬磚的工作,一天五十。

?

賺錢不易,天冷更是將人凍得雙手發抖。別人都有一雙線織手套,只有我赤著雙手在賣力干活。一天下來,我的雙手很快被磨出了兩個血泡,稍微碰一下鉆心的疼。然而,我力氣小搬的磚也少。結賬時,只給了我三十。

?

有人看不慣,為我說話。而他卻冷冷的說,“搬多少給多少,不高興,你替他搬啊?”

?

心很涼,但是我不在乎。我只知道,有個人在等著我負責。

?

回家的路上,我特別期盼看見陳珂。拿著錢,我想象著陳珂看著我溫柔的目光。我渴望著,再一次聽見她溫柔的對我說一聲謝謝。

?

將錢交給陳珂時,我不敢看她的眼睛。心里內疚,我看著自己手上的血泡說,“姐,我這次沒跟我親媽要錢。我自己掙了三十,你先拿著。你放心,剩下的錢我一定………”

?

“我已經借到錢了。”陳珂打斷了我的話。

?

聽了陳珂的話,我忍不住抬起頭看她。看著她冰冷的眸子,我的心不知覺亂了。

?

陳珂的話讓我很失望,我心想她是跟誰借的錢?是男人嗎?

?

看見我臉色不好,陳珂嘆了口氣說,“明天中午,你陪我去醫院一趟吧。”

?

見陳珂允許我陪她去醫院了,我心里又充滿了歡喜。但想到她借錢的事,還是讓我覺得很不舒服。

?

第二天是星期一,我們兩個也要上學了。一上午沒心思聽課,我只等著中午陪陳珂去醫院。在一起這么久,這還是我們第一次獨處。尤其是想到陳珂美麗的樣子,這讓我心里覺得酸酸甜甜的。

?

怕陳珂等著急,中午才放學我就跑了出去。但剛跑到教室門口,我發現陳珂已經在等我了。

?

穿著一身校服,陳珂顯得十分單薄。不過,也顯得她多了一絲清純。可能是她先等我的,她看見我皺起細細的眉頭有點不悅。沒和我說話,她只是冷冷的向校外走去。

?

坐交通車的時候,我心里有點緊張。發現有不少人在偷看我們,這讓我心里得到了小小的滿足。

?

唉,要是我能和陳珂一直這樣就好了。有她這么漂亮的姐姐,我想一定有很多人羨慕我。

?

到了醫院,我陪陳珂掛號走向婦科。才走近婦科,我看著那里特有的粉紅色走廊緊張了。那里人不多,但是很多人都在看我倆。

?

還是第一次來這種地方,一向冰冷的陳珂表情變了。變得羞澀,嬌滴滴的面孔格外惹人憐愛。

?

看見陳珂這樣,我鼓足勇氣走向護士那里問,“姐,請問看孩子在哪里?”

?

“要留要打。”護士冷冰冰的看我,臉上沒有一絲表情。

?

“打!”回頭看了陳珂一眼,我覺得自己聲音有些顫抖。

?

“叫你女朋友把褲子松了,等著。”遞給我一張紙票,護士低下頭玩手機。

?

排隊等候的時候,我忍不住偷看陳珂。發現陳珂很緊張,一直咬著嘴唇輕輕捏自己衣角。可能是害怕吧,她的眼圈也有點紅。看見她這樣,這讓我心里更加心疼。

?

很快,護士叫到陳珂名字了。而當護士叫到陳珂名字時,她的眼圈瞬間紅了一圈。焦急,惶恐,空氣中立刻彌漫出不安的味道。就看著我,陳珂可憐巴巴的走進了診室。

?

沒想到這么快就要打孩子,我急的像熱鍋上的螞蟻一樣,在走廊走來走去。走時,我不斷向屋內張望,恨不得自己去替陳珂打孩子。

?

“家屬進來一下。”突然,我聽見診室有人叫我了。

?

驚訝,我迷茫的走進了診室。映入我眼簾的,是一片曖昧而又柔和的光。陳珂正安靜的在一張床上躺著,看見我俏臉頓時變得通紅。

?

不明白怎么回事,我看見大夫拿著本子說,“給你女朋友脫下褲子。”

?

“恩?”我不禁瞪大了眼睛。

?

“沒看見我拿著本子不方便嗎?給你女朋友脫下褲子。”大夫不耐煩了。

?

被大夫訓斥了,我心里不禁一驚。再看看陳珂,發現她的臉已經紅得像個熟透的蘋果。這才明白,大夫一個人給陳珂檢查不方便,所以才叫我進來幫忙。

?

看看陳珂微微起伏的胸脯,我心里立刻泛起一絲異樣的感覺。

?

盡管陳珂穿著校服,但是仍然遮擋不住她曼妙的身材。她的胸脯很鼓,兩條腿細細長長的。深吸了一口氣,我走向陳珂小心翼翼的為她拖鞋。才脫下她腳上干凈的帆布鞋,立刻看見了里面刺眼的白襪。

?

她的腳很小,穿著干凈的白襪顯得極其誘人。可能是害羞,我看見她的小腳還輕輕扭了扭。

?

就看著她小巧的腳,我頓時感到一陣頭暈。接著,我的手碰到了陳珂的腳,想幫她脫去白襪。她的腳很軟,我摸她腳時連大氣都不敢呼上一口。對她的迷戀,讓我覺得深深嗅一口她身上的味道都是犯罪。

?

就盯著她的腳,我一點點將她的白襪往下褪。才看見她雪白的腳裸,我聽見大夫咳嗽了一聲說,“襪子就不用脫了,幫我把她褲子脫下來就行了。”

?

“啊?”恍如隔世,我這才發現陳珂在狠狠瞪我。

?

尷尬,我連忙將手伸向陳珂的褲腰。可才碰到陳珂的褲腰,我看見陳珂用手拽住了。她的臉更紅,薄薄的嘴唇半張半合時,似乎想說什么。看見她這樣,大夫趕緊催促,“快點的,還有別人呢。孩子都有了,還害羞個什么。”

?

聽了大夫的話,陳珂只好無奈的松開了手。但她眼睛一直盯著我,看的我很不好意思。

?

說實話,我很想幫陳珂脫褲子。但看著她這個眼神,我只好對她解釋,“陳珂,你可別生氣,是大夫讓我幫你的…….

?

“知道。”嘆了口氣,陳珂不用眼睛看我了。

?

見陳珂不看我,我趕緊抓著她的褲腰輕輕往下褪。褪的時候,她還配合的稍微將腰弓起了一下。看見她這動作,我的呼吸不由加重了……….

?

我做夢都想不到,陪陳珂來醫院竟然會有這樣的好事。也是有點難受,我不由將腰稍微弓了弓。然后,將陳珂的校服褲子繼續往下褪。

?

才褪下少許,我很快就看見了陳珂光潔的肌膚,和粉紅色的小東西。看見她光潔的大腿,我感覺鼻血都快流出來了。心想陳珂真不怕冷啊,里面居然穿的這么少。我說呢,都冬天了,她看著咋還這么瘦。

?

可能是我動作慢了,陳珂又將頭轉向了我。狠狠的瞪著我問,“沒看過嗎?”

?

被陳珂訓斥了,我頓時感到耳根子發燙。心想確實沒啥好看的,海邊得有老多這么穿的了。不過,這還是我第一次看見女孩子這樣,尤其是陳珂。

?

為了掩飾尷尬,我故作無所謂的將陳珂褲子褪到腳跟。無意中向她的粉紅色看了一眼,我竟然還看到了一些其他的東西。

?

呼吸不禁加重,大夫又在旁邊催促,“快一點,還差一個褲頭了。”

?

“連里面的東西也要脫?”陳珂慌了。

?

“要內檢,看看你有沒有其他的疾病,防止手術后感染。你還這么小,總不能留下后遺癥吧?”大夫冷冷的說。

?

“我…….”陳珂看了我一眼,眼神有些猶豫了。

?

“快點,還有下一位呢。”大夫又催。

?

見大夫催了,我趕緊將手伸向陳珂的小粉紅色。不過這一次我真不好意思了,幫她的時候閉上了眼睛。

?

看不見東西,我不小心摸了她大腿一下。覺得很軟,嚇得我的手有點抖。然后又往旁邊摸了摸,這才碰到了她棉質的小粉紅色。

?

但,我的手很快被一只冰涼的手按住了。睜開眼睛,我看見了陳珂冰冷的眼神,“我不檢查了!”

?

見陳珂不檢查了,大夫有些驚訝,“你想好了,不檢查好很容易得病。畢竟,你還年輕。”

?

“不,我不檢查了!”陳珂堅持。

?

“那好,你直接去抽個血化驗吧。”大夫無奈的嘆氣。

?

沒幫陳珂脫下最后一層衣物,這讓我有點失望。不過想到剛才摸過她的腳,這讓我心里安慰不少。出來的時候,還趁她不注意偷偷聞了一下手。

?

陪陳珂抽過血,我們在走廊靜靜的等待著。大夫說很快,半個小時就能出結果。等著的時候,發現陳珂的表情已經變回原來那樣冰冷了。看見她這樣,我心里不禁有點失落。如果,陳珂能一直像剛才那樣該多好。

?

童年的陰影,使陳珂變得冷漠。她只是個花季少女,她應該是喜歡笑的。我,喜歡她嬌羞的樣子。

?

發生過剛才的一幕,陳珂不好意思再進診室了。結果出來的時候,她讓我去找大夫。

?

才走進剛才的診室,我立刻看見一個女孩兒平躺在床上。黑乎乎的,嚇了我一跳。還沒等我跑出來,大夫一把就拉住了我說,“你女朋友沒懷孕。”

?

“啥?”我忍不住瞪大了眼睛。

?

“你們可能誤會了,你那小對象沒懷孕。她很干凈,也很健康。下次注意一點,不然就真的有你們后悔的了。”大夫臉色緩和不少,對我笑了笑。

?

聽到這個好消息,我高興的簡直不知道說什么好了。真是嚇壞我了,我還以為陳珂真的懷孕了。原來是她自己搞錯了,嚇死我了。

?

真相大白了,我只覺心中異常輕松。從診室出來,我立刻看見了陳珂期待的眼神。

?

看著她期待的眼神,我心里突然又有點難受了。

?

這兩天的生活,我和陳珂關系變了許多。她跟我說話了,說的話比最近兩年說的都多。但是我知道,如果我說了,我們的關系又會變成以前那樣。經歷過這件事,她也會變得更加討厭我。

?

看著陳珂期待的眼神,我咬著牙說,“大夫說,讓你過段日子再來檢查。”

?

“為什么?”陳珂的眼神變了,變得失望了。

?

看見陳珂失望的眼神,這讓我心里更加難受。不敢看她的眼神,我胡亂編了一句謊話,“大夫說你的孩子太小,現在還做不了。要等一等,不然對你傷害很大。”

?

“我去問大夫。”陳珂冷冷說了一句。

?

陳珂要去問大夫,這讓我心里有點慌了。但才走到診室門口,她的臉有突然紅了。羞紅著俏臉,她走回來皺著眉頭看我,“要多久才再來?”

?

“一個月。”我迷迷糊糊的說。

?

“好,那就等一個月吧。“陳珂點了點頭。

?

回去的路上,我心里有點內疚。再看看陳珂,發現她正表情認真的看著窗外。不過這樣也好,能瞞多久就瞞多久。只要時間長了,我們關系一定會變好。

?

對親情的渴望,使我對陳珂做了錯事。但是我知道,我對陳珂還有別的期待。但是,我們真的可以在一起嗎?即使她不承認她是我姐,我們還是親人。這,是改變不了的事實。

?

回學校后,我想關心陳珂給她發了一條短信,“多喝水,不然對肚里的孩子不好。”

?

發過短信,我等著趁機和陳珂聊一會兒。但等了很久陳珂都沒回我,我覺得累就趴在桌子上睡了。

?

一覺醒來,我發現同桌正在拿我的手機玩。看見他玩我的手機,我的臉色瞬間變了。

?

后媽對我不錯,考上高中時給我和陳珂一人買了個手機。說孩子多了不好管,一人一個誰都不會丟。

?

同桌沒有手機,我估計是他趁我睡覺時偷偷拿走的。怕他看見我和陳珂發的信息,我趕緊跟他要,“別玩了,快把手機還我。”

?

“不錯啊,居然和大美女陳珂搞上了。”同桌沒還我手機,而是賤賤的看著我笑。

?

聽了同桌的話,我的冷汗不禁流下來了。心里有點慌,我趕緊問他,“你偷看我的信息了?”

?

“呵呵,你說呢?”同桌眼神猥瑣的看我。

?

看見同桌這個眼神,我心想糟了。雖然陳珂沒懷孕,但同桌亂說肯定對陳珂影響不好。而且我還騙了陳珂,陳珂一直以為她有我孩子呢。

?

挺害怕的,我趕緊對同桌說,“哥,你看的信息誤會了。我和陳珂什么關系都沒有,真的。”

?

“拉幾把倒吧,孩子都有了。來,給我講講細節。陳珂長得那么白那么好看,跟她那個的時候感覺一定老好了吧?”同桌笑嘻嘻的問我。

?

“我倆啥都沒有!”急了,我有點想掐他。

?

“不告訴我,我就告訴別人!”同桌伸長個脖子,眼睛四處看人。

?

“哥,千萬別說。”我急了。

?

“說不說?不說我真去告訴別人了。”同桌說。

?

“別……..”我急的臉都紅了。

?

也就在這個時候,班里突然下課了。老師才剛走,同桌立刻扯著個嗓子說,“哎呦喂,我告訴你們一個秘密。這個秘密,是關于大美女陳珂和王洋的,你們想不想聽?”

?

同桌是個大喇叭,有什么話在心里藏不住。看見同桌這么說,我的心里頓時涼了半截。

?

很快,同桌的話引來不少人注意。有同學不屑的說,“陳珂和王洋能有什么關系?陳珂那么漂亮學習那么好,她能看得上王洋?”

?

“哈哈,所以才這么離奇啊。是不是?王洋?”同桌笑嘻嘻的看我。

?

握著拳頭,我沒說話。

?

“是不是啊?王洋?”想嚇唬我,同桌又繼續問我。

?

“別說了,我把細節告訴你。”臉色鐵青,我被同桌威脅住了。

?

看見我服了,同桌這才露出了滿意的笑容。不過,他還是有點憋不住話。就看著被勾起好奇心的同學們,同桌笑嘻嘻的說,“既然王洋不讓我說,那這事我只說一半。剩下的故事,你們自己去猜。現在,我要開始說了…….

?

“王洋,陳珂,他倆,孩……….”就在同桌一個字一個字往外蹦的時候,我突然站了起來。看見我站起來了,同桌笑嘻嘻的問,“怎么?這么害怕啊?”

?

“小喇叭,我是不是給你點臉了?”心里氣壞了,我臉色鐵青的問他。

?

“怎么?你還想打我?”同桌笑嘻嘻的看我,神情說不出的得瑟。

?

“去你嗎的!”咬著牙,我一拳就狠狠K在了同桌腦袋上。

?

噗通一聲,同桌倒在地上翻了翻眼皮暈了。

?

咬著牙,我冷冷的看著同桌。不管到什么時候,我一定要保護好陳珂!

?

同桌暈了,班里很快亂成一團。大家怕同桌死了,紛紛抬著同桌往學校的醫務室跑。不知道誰嘴賤,還給我告了老師。被老師踹了兩腳,她讓我在辦公室站著。還告訴我,明天必須讓家長過來。

?

就在辦公室站著,我心里很亂。心想完了,同桌醒了肯定得說出去。他本來就是個小喇叭,這下一定傳得全校都知道了。要是把陳珂的名聲毀了,我該怎么面對陳珂?

?

就在這時,我感覺有人拽了我一把。被嚇了一跳,我趕緊轉過頭看。就看見一雙勾人的眼睛,還有一副壞笑的面孔。班里的小美女臉上盡是曖昧的笑,然后對我眨了眨眼睛說,“別害怕,我幫你。”

?

小美女學習不好,但是長得很漂亮。她的話讓我覺得奇怪,因為我倆根本不熟。

?

最后一節課時,班主任放我回去了。才回到班里,就看見同桌惡狠狠的對我說,“你等著!”

?

“我等著!”心里生氣,我也狠狠瞪了他一眼。心想要是他敢亂說,我還打他。

?

坐著的時候,我忍不住朝小美女看去。她離我不遠,就坐在我前面的前面。偷偷看了她一會兒,我的臉不禁紅了。小美女看人總像對人有意思似的,我心想她怎么幫我了?

?

“草,又偷看小美女了。”同桌還恨我,小聲在我旁邊挑釁。

?

“滾!”我罵了同桌一句。

?

被我罵了,同桌變得更生氣了。他知道我上課不敢打他,就在旁邊小聲說,“王洋,別以為你偷襲了我就很牛比。你等放學的吧,我肯定把你和陳珂的事說出去。嗎的,還偷看小美女呢。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是個什么東西。”

?

就在同桌奚落我時,放學的鈴聲一下響了。看著我,同桌的眼睛瞬間亮了。

?

“王洋,你死定了!”騰的一下站起來,同桌眼中露出了怨毒的目光。但,他的表情很快變了。

?

就看見小美女施施然朝我走來,然后笑瞇瞇的看著我說,“王洋,咱們一起回家吧。”

?

“我草,你竟然跟小美女認識?”驚愕,同桌瞪大眼睛看我。

?

“當然,而且關系很好呢。”微笑著,小美女輕輕挽起了我的胳膊。接著,又壞笑著對我眨眨眼睛,“是不是啊?寶貝。”

?

雖然小美女漂亮,但是她挺隨便的。認識人很多,總看見她跟男生鬧。不過我沒想到她會跟我開玩笑,這讓我有點緊張。還沒等我反應過來,她又笑瞇瞇的摸了摸同桌的頭說,“小喇叭,連我也有王洋的孩子呢。”

?

“啥?”聽了小美女的話,同桌又愣住了。

?

“頭上全是油,真你嗎惡心。”看看自己的手,小美女神情厭惡的往我衣服上擦了擦。接著,又瞪了他一眼說,“傻比嗎?連玩笑話都聽不出來?”

?

被小美女說了,同桌趕緊用手摸自己的頭發。這一碰,又掉下來不少頭皮屑。

?

“不知道的事情別亂說!”狠狠瞪了同桌一眼,小美女拉起我就往教室外面走。

?

回家的路上,小美女才跟我解釋。原來,她跟陳珂是非常好的朋友。之前陳珂借的五百,也是跟她拿的。小美女家里有錢,除了她也沒誰能拿出這么多錢了。說完這些后,小美女的神情突然變得曖昧許多。

?

和我貼得很近,她一臉壞笑的問我,“陳珂,是不是真懷了你的孩子呀?”

?

看著小美女好看的空氣劉海,我的耳根子一下紅了。然后趕緊躲了一下說,“沒有,你可別亂說啊。”

?

“哈哈哈,傻樣吧。”又逗了我一句,小美女壞笑著走了。

?

小美女突然幫我,這讓我心里有點患得患失的。心里,我忍不住更加佩服陳珂了。原來不光陳珂漂亮,她的好朋友也是這么漂亮。要是我能跟陳珂關系一直好,是不是也能跟小美女關系好很多?

?

小美女跟陳珂不一樣,喜歡說話喜歡鬧。人也很率直,又幫我狠狠欺負了同桌一下,我才跟她認識就對她印象不錯。

?

回家后,我發現陳珂已經先回來了。衛生間里關著門,應該是在洗澡。

?

欺騙了陳珂,這讓我心里覺得內疚。想了想,我給陳珂倒了一杯熱水在外面等著。

?

不知道為什么,今天陳珂又洗澡洗了很久。才剛等到陳珂出來,我立刻拿著熱水跑過去說,“老婆,不不不。陳珂,大夫說你懷孕了應該多喝點熱水。你喝點熱水吧,對你身體好。”

?

“恩。”接過熱水,陳珂看我的眼神有點怪。

?

當天晚上,我失眠了。就看著陳珂臥室緊閉的房門,我很想找個借口進去跟她說幾句話。但是她對我的冷淡,又讓我有點不敢靠近。我很害怕,怕做錯了什么影響我們的關系。

?

可能是看過陳珂的身子,快天亮時我做了個美夢。夢見了陳珂,夢見跟她緊緊擁抱。嗅著她身上的陣陣肉香,我很想找個位置突破一下。然后醒來,發現褲子黏糊糊的。看見陳珂正在吃早餐,我嚇得不敢起來。

?

待陳珂走后,我才跑到衛生間換了個褲頭。飯也來不及吃,就急急跑了出去。我發現,我越來越想看見陳珂了。只要一閉上眼睛腦子里都是她,一刻也不想錯過。

?

陳珂走的慢,我很快追上了她。只看了陳珂一眼精致的面孔,我就覺得格外動人。然后我跟她沒話找話,問她,“你早上喝熱水了嗎?多喝熱水對你身體好。”

?

沒理我,陳珂只是靜靜的向前走。

?

看見陳珂不理我,這讓我心里有點灰心。但,我又纏住她說,“陳珂,你昨天晚上睡的好嗎?”

?

見我一直纏著她,陳珂這才停下了腳步。就冷冷看著我,陳珂臉上露出了笑容,“我跟你什么關系?你這么關心我干什么?”

?

看見陳珂笑了,這讓我心里特別歡喜。又看了一眼她平坦的小腹,我想了想說,“我們肯定有關系啊,你肚子里還有我的孩子呢。”

?

“呵呵,是嗎?”陳珂臉上的笑意更深了,嘴角甚至帶有一絲冷笑。

?

未完待續,后續內容更精彩,點擊下方“閱讀原文”,就可以繼續閱讀了哦!

吉林11选5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