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生產力工業設計創新服務聯盟

爸爸讓我和陌生男人在一起,限我半年內懷上孩子……

來源:woman136    發布時間:2018-02-24 11:53:02

點擊上方藍色字每日愛情故事,即可免費訂閱我



皇城大酒店。

A市最豪華的高級私人會所。

顧若熙喝了酒,頭很昏,天旋地轉地站在22層走廊盡頭,望著眼前的門牌號,她笑了。

2218。

沒錯。

她翻江倒海的腦子里,記住的就是這個門牌號。

一把推開虛掩的門,跌跌撞撞走進去。

屋里沒有點燈,一片黑暗,顧若熙掃視一圈,目光最后落在靠窗位置方向,那里有一點忽明忽滅的火光。

就是這個吸煙的男人了。

顧若熙勉強穩住搖晃的身體,咧嘴一笑,“我……我來了。”

一開口,一個酒咯,很不聽話從嗓子眼里冒出來。

她趕緊捂住嘴,捏著小手指比劃,“我就……喝了一點點酒,嘿嘿。”

顧若熙看不清楚對方的臉,卻明顯感覺到有陰寒的氣息,迎面而來。她下意識退后一步,醉意竟也在瞬間消了兩分。

隨后,酒勁又鋪天蓋地回襲而來,一個不穩,重重靠在墻壁上,硌得脊背生疼,不由“嘶”了一聲。

男人瞇眸看著這個擅闖進來的小女人,她站在門口鵝黃色的光影中,黑色的燕尾長裙,在她身后浮動,愈顯一雙玉腿,秀美撩人。臉上濃艷的妝容,猶如包裹雪白玫瑰的華麗外衣,給人一種想要剝開,一探究竟的欲望。

男人抑制住本能的好奇,沉聲問道。

“你是怎么進來的?”酒店的22層,可不是一個醉酒的瘋女人,隨便涉足的地方。

男人的聲音很有磁性,似能吸附人的靈魂。顧若熙不得不承認,他的聲音,真的很好聽。

“服務生很有眼光,一看到這條項鏈,就覺得我是可以出入22層的,至尊VIP的客人了。”顧若熙指了指脖頸上的項鏈,那項鏈上掛著的鉆戒,價值不菲。

就在這時,男人的手機響了一聲。

是一條短信。

男人第一時間拿起手機,屏幕的亮光照在他的臉上。他低著頭,顧若熙只能看到他的面容在亮光中,明暗極其分明的剛毅曲線。

雖看不明晰,還是看得出來,他擁有一張非常好看的臉。

沒想到,這場交易,對方竟是一個帥氣的年輕男人。

存在用身體交易骯臟念頭的男人,也定是個品格作風極度垃圾的人渣。

顧若熙心下斷定。

男人盯著手機屏幕,上面的短信寫著——辰,對不起。

發件人,雅。

男人的手,微微一抖。下一瞬,他決然將發短信的號碼,拉入黑名單。

顧若熙見男人遲遲不語,扶住昏沉的頭,很小聲很小聲地問,“我們……可以開始了嗎?”

男人冷笑一聲,“我對滿身酒氣的女人,不感興趣。”

顧若熙緊張起來,她只是喝酒壯膽而已。組織半天語言,才說出話來,“麻煩等一下,我會洗干凈的。”

顧若熙踉蹌沖入浴室,趴在馬桶上,強迫自己狂吐,之后又以最快的速度,將自己的身體清洗一遍。

裹上浴巾,望著鏡子中洗掉濃妝的自己,忽然就沉默了。

珍貴的第一次,就要這樣奉獻出去了。

撫上自己的臉頰,這張臉,雖不是絕色美人,卻也清甜可人。

爸爸說,一般男人對長相甜美的女孩子,都沒抵抗力。

那么,她會成功吧。

努力從唇角牽起一絲笑容,轉身走出浴室。

男人已起身,走到了門口。

顧若熙趕緊追上去,一把拽住他的手臂。他的手臂很結實,即便隔著襯衫料子,依舊能摸到他緊致的肌肉,手感極好。

“我已經洗過了。”她小心翼翼的聲音,讓男人不自禁停下了腳步。

男人借著傲人的身高,俯視眼前明明怯怕不情愿,卻佯裝滿不在乎的小女人。

顧若熙被男人壓迫的目光,逼視得無地自容,不禁退后一步。想了又想,干脆一把扯開身上的浴巾,一絲不掛地呈現在男人面前,揚起精致秀美的小臉,一眼不眨地盯著眼前的男人。

光線很暗,她看不清楚他的臉,卻能看到他如寒星般璀璨的眸子,里面蘊藏著寒厲攝人的光芒。

“我保證,我很干凈。”顧若熙聲若蚊訥,若不仔細聽,幾乎聽不清楚。

男人笑了,這個小女人洗掉滿身酒氣,微醺的樣子,似乎也不是很討厭。

“你就這么想跟我上床?”他戲謔問。

“你們不是約好了,讓我來這里。”顧若熙忍住心口的酸澀,努力聲音輕快。

“約好的?”男人沉吟一聲,難道是蘇雅?

“請給我一次機會。”顧若熙鼓起勇氣,再一次請求。

“即便奉獻你的身體,你也不在乎?”男人凝眸睨著她,眼底的嘲諷更加濃郁。

顧若熙說不出話來,只目光定定地仰頭望他。

男人笑了兩聲,長臂一把摟住顧若熙纖細的腰肢。近在咫尺的男子呼吸,讓顧若熙瞬間亂了心跳,呼吸也紊亂了,臉頰刷地通紅一片。

他身上有淡淡的煙草味,還有名貴的古龍水香氣,混在一起,透著男人十足的魅力,她承認,很好聞。

“她給了你什么?讓你如此不惜一切!”男人的聲音帶著壓抑的怒意。

“自是讓我滿意的回報。”顧若熙靠在他懷里,乖順如貓,任由他的手臂驀然收緊。

“現在的女孩子,身體在金錢面前一文不值!”他口氣諷刺,大手肆意在她身上游走。

顧若熙拼命忍住想要將他推開的沖動,由于對接下來即將發生的畏懼,身體正在隱隱發抖。

他忽然打橫抱起她,毫不溫柔地丟在床上,人便也跟著壓了下來。

“今日真是讓我意外。”他大手籠罩在她瘦弱的肩膀上,沉重的身體壓得她幾乎透不過氣。而他的大手,從她的肩膀,緩緩滑向她的胸前……

顧若熙咬住嘴唇,閉上眼睛,在男人看不見的黑暗里,她長長的睫毛上,掛了一顆晶瑩的淚珠,聲音卻是笑著的。

“今夜,我就是你的,隨你處置。”

顧若熙乖巧地平躺著,一動不動。

男人見她好像挺尸,便沒了興致,“我不愿勉強。”

他起身,就要離去。

顧若熙趕緊坐起來,一把勾住他的脖頸,摸索著就重重吻上男人緊抿的唇瓣。

他的唇很軟,也很涼。

顧若熙品不出什么味道,只覺得那唇瓣,好似夏日里從冰箱剛剛取出的果凍,十分誘人。

她應該覺得惡心,而不是誘人啊。

男人猛然一愣,那生澀笨拙的吻,竟讓他渾身燥熱起來。

“女人,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嗎?”

“知道,勾引你跟我上床。”

顧若熙稚嫩的身體,用力纏住男人健碩的腰身,徹底將這一把火,燃燒到最炙熱的極點。

“你在挑戰一個正常男人的極限。”下一刻,男人就已反客為主,霸道又帶著怒意的深吻,讓顧若熙這樣的新手毫無招架之力,直接軟綿綿倒在他懷中。

不知是醉酒的原因,還是缺氧,腦子里一片空白,沒有任何思緒,只能任由男人撫弄,毫無力氣回應,甚至抵抗。

她也沒有抵抗的權利。

男人將她壓倒,隨即傳來撕裂般的劇痛,疼得好像每一根神經都在顫抖,猶如入了地獄一般煎熬。

顧若熙痛得低叫一聲,可男人毫不憐惜她是初次,橫沖直撞,猶如怒獸,要將心底積壓的欲望與怒意,全數報復在顧若熙身上。

她死咬嘴唇,揪住身下的床單,感覺整個世界都在搖晃,一陣天旋地轉。

她拼命告訴自己,只當是一場噩夢,明天一早起來,又是全新的一天。

可時間偏偏與她做對,每一分每一秒都那么煎熬,那么漫長。

男人很不滿意她神游在外,猛地用力,痛得顧若熙吃痛出聲,不得不回到現實。

當男人的手指,不經意觸碰到她眼角的潮濕,動作忽然就溫柔了下來,撫過顧若熙單薄的身體,落下細碎的輕吻。

疼痛漸漸散去,隨著他的動作,顧若熙感受到一種從未感受過的美妙。

時間緩慢流淌,墻壁上的銅鐘,發出敦厚的搖擺聲。

窗簾后面,遮住這座城市華麗的霓虹,也遮住了彼此,看清楚對方的臉。

只當一場艷遇,也沒必要記住彼此的容貌,今晚過后,他們就是彼此陌生的兩個人。

男人發泄完,便去浴室洗澡。

顧若熙無力窩在柔軟的床上,扯過被子,將自己團團包裹。

過了許久,嘩啦啦的水聲消失,男人走了出來。

顧若熙依舊保持方才的姿勢,一動不動,就像一個受傷的小獸,窩在安全的被子中,獨自舔舐傷口。

“她心中有愧,卻讓你來補償!”男人低喃一聲,又道,“我不會虧待她花錢請來的人。”

蘇雅也是煞費苦心,竟然找了個處子。

男人望著顧若熙的目光,就多了一絲他自己都不曾發現的憐惜。

顧若熙不發出絲毫聲音,假裝睡熟,這樣才不用回答他說的話。

傳來男人窸窣穿衣的聲音,發現他往外走,顧若熙趕緊摘掉脖頸上的項鏈。

“這是你給我的信物,現在還給你。”如此倆人之間,才能徹底沒了牽系。顧若熙將項鏈拋出,黑暗中,鉆石發出一抹奪目的璀璨光芒。

男人一把接住,沒有說話,轉身離去。

關門聲響起的那一刻,顧若熙瘋了般沖入浴室,用力搓洗自己的身體,卻怎么都洗不掉男人留下的痕跡。

她蹲在角落里,捂住嘴,哭了許久。

拼命告訴自己,應該開心,成功完成任務,顧家就會度過難關,媽媽的醫療費也就有了著落。

可是眼淚,就好像斷了線的珠子,怎么都止不住。

……

第二天早上,耀眼的陽光從窗簾的縫隙滲透進來,照在床上,喚醒睡得并不安穩的顧若熙。

頭好痛,渾身也疼得散了架。

強撐著從包里取出平時穿的T恤和牛仔褲,將昨晚穿的名貴黑色燕尾長裙丟入垃圾桶。

站在鏡子前,望著長發披肩的自己,T恤正好遮住男人留下的青紫痕跡,鏡子中又是那個清純干凈的大學生。

正準備離開,赫然發現床頭柜上,安靜放著一張支票。上面標記的數字,驚得顧若熙瞠目結舌。

連數了兩遍0,才確認眼前薄薄的一張紙上,是赫然寫著一千萬的支票。

是那個男人留下來的?

顧若熙慌忙環視四周,整個華麗輝煌的房間,只有窗旁茶幾上的煙灰缸里堆放的煙蒂,提醒她,昨晚那個男人真實存在過。

還有身體上的疼痛。

顧若熙將支票放在床頭柜上,絕不會拿這筆用身體交易的錢財,即便數字很誘人。

打開手機,未接電話和短信的聲音,簡直要將她的手機擠爆。翻閱未接電話,不過一夜的時間,怎么好像全世界都在找她?

還不待她閱讀短信和留言,喬沐風的電話第一個打了進來,顧若熙趕緊一如既往地甜笑著打招呼。

“喂,是沐風啊。”

電話那頭靜默兩秒,隨后傳來喬沐風暖如陽春的聲音。

“若熙,你終于接電話了。在哪里?還沒吃早飯吧,我去接你。”

“不用了沐風,我吃過早飯了。”

喬沐風接著又溫聲說,“顧伯父昨晚找你,電話打我這里來了,不知找你什么事,好像很著急。昨晚我去過醫院了,阿姨很好,你不用擔心。”

“謝謝你,沐風。”顧若熙依舊笑聲清甜。

“下午學校有課,我會幫你占位子,你不用緊著趕過來,阿姨那里還需

要你照顧。”

喬沐風總是這般體貼入微,讓顧若熙心里暖暖的,也慰籍了所有不快。

剛掛了電話,顧振宏的電話便緊接著打了進來。

顧若熙攥緊手機,忍不住心生厭惡。正是這個人,她的親生父親,為了顧家的生意,逼著親生女兒,將初夜交易給陌生男人!

“喂……”顧若熙還是接了電話,可沒想到,電話那頭竟然傳來顧振宏的獅子吼。

“顧若熙!昨晚你死哪去了!答應好的事情,你居然給我爽約!你媽在醫院的費用,現在就停止!”

顧振宏直接掛了電話,不給顧若熙任何說話的機會。

顧若熙不明所以,慌忙打開昨晚顧振宏發來的短信和語音留言,這才恍然大悟,昨晚跟她發生關系的人,根本不是和爸爸談好交易的那個人!

猶如五雷轟頂,大腦一片空白。

電話再次鍥而不舍地響起,顧若熙訥訥接聽,那頭傳來夏紫木焦急的聲音。

“顧顧,醫院這邊停藥了,到底怎么回事啊?不是說好了,下周就能動手術了,怎么會忽然停藥?現在停藥,阿姨的情況不能穩定,怎么手術!你在哪里?昨夜一晚上不見人影,打電話又一直關機,你丫地玩消失嗎?”

夏紫木連珠炮的聲音,終于換回了顧若熙恍惚的神智,直接掛了電話,抓起床頭柜上的支票,沖出皇城大酒店,攔了一輛出租車就去了醫院。

康壽醫院,A市最大的私立醫院。

這里的醫療設備是全市,乃至全國最先進的,醫療費用也可想而知,昂貴的一般人根本連門檻都邁不進來。

到了醫院九樓,就看到夏紫木拿著手機在走廊里徘徊,一頭利索短發,給人的感覺很颯爽,猶如她人,率性直接。

“顧顧!你死哪去了!”夏紫木劈頭就給顧若熙一記爆栗。“昨晚我在醫院等你一夜,阿姨問我你的去向,我只好說,要考試了,你在學校里復習,你別說錯了!”

顧若熙捂住頭,擠出亦如往昔般甜美的笑容,“我知道了,讓你受累了,木木。”

“跟我說這話,是不是找打!”夏紫木又揚起手,顧若熙趕緊求饒,夏紫木這才作罷。

“你爸昨晚找你都找瘋了,好像世界末日似的。他什么時候這么在乎過你!簡直太陽從西邊出來了!”

顧若熙笑著打哈哈,“哦,他找我啊。”

夏紫木努努嘴,“自然,找你找瘋了的人,還有一個。”

“誰啊?”顧若熙心不在焉問。

“沐風嘍!醫院他就跑來四次。我電話里說,你不在醫院,他都不相信,愣是大半夜跑來好幾次。”

“沐風只是關心朋友。”

“也就你相信,男女之間有純潔的友誼。”夏紫木撇撇嘴。

“你知道的,沐風有女朋友。”

“就林歆那個千金大小姐?他們不會長久的!”夏紫木不堪樂觀地搖搖頭。“話說,你昨晚到底去哪了?氣色怎么這么差!”

顧若熙趕緊推開病房門,逃開夏紫木的追問。

哥哥顧若陽一看到顧若熙,便笑著拍手,大聲喊起來,“媽媽!若,熙,妹,妹,來,了!”

顧若陽和顧若熙是龍鳳胎,五六分相似的容貌,很是清俊帥氣。可顧若陽在三歲那年,發高燒,落了癡呆,22歲的青春年紀,智商卻永遠保留在三歲。

顧若熙為了方便照顧哥哥,不用家里、醫院、學校三處跑,便讓哥哥和媽媽一起住在了醫院。

“哥,今天有沒有很乖?”顧若熙寵溺地揉了揉哥哥的頭。

顧若陽乖巧點頭,“若陽,很乖的,有幫媽媽,穿衣服。”

“哇,這么棒啊,呆會一定要獎勵哥哥棒棒糖。”

得到夸獎,顧若陽笑得十分開心。

“若熙啊,你爸爸安排了護工,照顧的很好,不用你來回奔波。要考試了,還是要學業為重,將來才能找到一份好工作,你也不用這么辛苦了。”楊舒容虛弱地躺在床上,話音剛落,就無力地喘了起來。

“媽,我知道了。”顧若熙趕緊給楊舒容倒了一杯水。

楊舒容握住顧若熙骨廋的雙手,她的心針扎的疼。“是媽媽拖累你了,都是媽媽不好。”

“媽,不要說這種話,我不喜歡聽!”顧若熙忍住眼角的酸澀,捧著媽媽的臉,對她綻放大大的笑容,“只要媽媽健健康康地好起來,若熙一點都不辛苦。”

“若熙啊,你跟媽媽說實話,你爸爸真的愿意給我拿醫藥費?這所醫院,是貴族醫院,費用太昂貴了,你可不能做……傻事啊。”楊舒容說著,眼里便泛起了淚光。

“媽!”顧若熙趕緊笑得更加燦爛,掩住心虛,“這次真的是爸爸拿的醫藥費,擔心許阿姨知道,又來家里吵鬧,爸爸才一直沒來看你。爸爸私底下還囑咐醫院,一定要用最好的藥,最好的醫生給媽媽治療。”

“真的嗎?”楊舒容還是不相信。

“媽,我去和醫生談談下禮拜手術的事。”顧若熙趕緊轉身出了病房,靠在走廊里,沉默無聲。

昨晚的畫面,在腦海里不住盤旋,就像個魔咒,不肯放過她。

她一下一下,用頭撞著墻壁,恨不得將這個腦袋敲碎,重新組裝。她怎么會記錯門牌號!怎么可以走錯房間!怎么可以!

夏紫木追出來,一把拽住她,“顧顧,你在做什么!”

“我只是感覺有點累。”顧若熙深深吸一口氣,平復心間的煩惱。

夏紫木看了一眼病房內的楊舒容和顧若陽,嘆了一聲,“他們是你沉重的負擔,可憐的顧顧。”

“不。他們是我的動力。”顧若熙抬起頭,眼里的目光重新堅定起來,“只要哥哥和媽媽好好的,我做什么都愿意。”

夏紫木抱住顧若熙瘦弱的肩膀,輕輕地拍了拍,“顧顧,你總是這么堅強,讓人心疼。”

“木木,我現在去交錢。好不容易找到匹配的腎臟,下周的手術,必須正常進行。”顧若熙下定決心。

“你哪里弄來那么多錢?”夏紫木驚訝問。

“我爸給的。”顧若熙怕夏紫木看出破綻,趕緊跑向電梯,一路下樓。

電梯里的兩個小護士正對著鏡子,一邊補妝,一邊練習最標準式微笑。

顧若熙聽見她們說,今日醫院隸屬的辰光集團CEO要來視察,是個非常挑剔且極其神秘,鮮少人前露面的角色。小護士惴惴不安的同時,又很期待,辰光集團可

是全國最大的集團,傳說CEO陸羿辰長相十分俊美,并且還是單身,多少名門千金,擠破腦袋想要成為陸太太,可他全都看不上。

自然,也有人臆測陸羿辰不喜女人之類的傳聞。

顧若熙對這些不敢興趣,出了電梯,站在繳費窗口,捏著手里的支票,猶豫許久,最后還是遞了出去。

即便這筆錢來路很骯臟,可這世上,沒有任何東西比媽媽更重要了。

錢果然好用,交了費用,媽媽的藥也正常開單了。

顧若熙抱著一堆藥,回電梯。她沒有看到,康壽醫院的高層,正恭敬迎著一位西裝筆挺的英俊男人,一起走向內部專用的電梯,正與顧若熙是兩個相反的方向。

男人忽然停下腳步,緩緩回頭,覺得那一抹瘦弱的背影,有些眼熟。定睛看去,那長發飄飄的身影,已隨著一群人,入了遠處的電梯。

“BOSS,您在看什么?”助理趙默順著陸羿辰的目光看去,卻什么都沒看到。

“沒什么。”陸羿辰又恢復了往昔冷漠疏離的態度,在一群人畢恭畢敬的簇擁下,入了電梯,直奔醫院的頂樓——19樓。

?



生活在于分享,喜歡就分享到朋友圈吧~

(內容來源于網絡,如侵權請聯系刪除)


吉林11选5手机版